一介兴趣使然的文手。我爱雅人٩( ᐛ )و

随笔

那个天空,我是最近看见的。
我想可能开始了新的生活,喜欢上了新的人事物才会看到的吧。

 

那个天空,我只有夜晚才会去看它注意它。
不是漆黑的蓝色调上点缀了无数白光,实心空心都非常漂亮。
简而言之就是星空吧。

 

但不是真的星空真的天空……或许是吧。
我心中的那个新的天空。

 

 

每晚为了第二天能够起得来准时躺上了小小的床,拉上帘子,遮住了巨大的光线。
日常怀抱着对雅人叔的爱慕扭来扭去。
该睡觉了,现在没对电子产品多大留恋的我这样对自己说。
努力地拔下过去的根,期待地朝新的天空伸出双手。

 

我却碰不到它。
仿佛…不,就是被什么东西抵挡住一样...

2017-10-09

童话

很久很久以前,在东方有个美好的和平国家。

并不是表里如一的国家,慢慢地可怕的民众造就了数件人心惶惶的案件。就在这样的世界里存在着一个传说。

传说中,有个贪色的武士住在了远处的深山里,说是武士但我想他的所作所为都在侮辱这个称呼。就是这样被世传的人渣却能百分百帮助雇主洗脱罪行,没有一次失败。不过相应的,雇佣人也会被这个金钱的奴婢榨干财产。

这个传说进入了年轻女警心中。
她手里紧拽着一张薄薄的报告书,一个沉甸甸的案件。在无计可施的几日中女警下定决心出了远门。
女警可以称得上优点的事物就是体力运动吧,没几天便找到了那个传说中人物所住之地。

正当女警要敲门之时,徒然里面的工作人员拉开了大门,将茫然的...

2017-10-01

是雨。
淅沥沥淅沥沥的,停不下来。
真是令人厌烦,不是吗?

 

相泽甩了甩手中的长柄伞,教学楼前的干燥之地即刻湿润。
他抬眼看向天空,仿佛会破碎落下一般的灰色。
不太喜欢雨天的男人将下颌缩进束缚带中叹了口气,打开伞举起,悠悠地迈进倾盆大雨。
离开了放学后的校园。

 

雨中漫步并不是什么浪漫的事,没走几步就已经湿了半身。伴随着雨珠的风吹到了男人身上,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随后的注意力就本能地被他喜爱的生物吸引去。

 

 

看见停下男人的小崽子喵喵叫着,让相泽心生几丝愉悦。
男人不顾已湿的身体蹲了下来,接近那个蹲坐在蜜柑纸箱中的猫仔,紧紧地盯——
要说男人和猫...

2017-09-25

ひざし。

“消太他自从确定英雄名之后就一直叫我,麦克、麦克的。”
“真的是…老实说就是很想听到他叫我的名字而已啊……”

 

最舒服的风,应该就是吹过树林时的那个沙沙声吧。
即便是带上耳机也能感受到独属于这时刻的一切。
午休间山田难得与朋友们分开,独自来到以前他发现的小小秘密基地。伴随着耳机中的天气预报,一阵阵风扫过林间。山田的贴身宽松衣物被吹得鼓起扁下,哗啦哗啦。

 

其实风并不大,不足以将少年的山田吹起的程度。
山田站在林中央,树林包围的圆形空地。这里什么都没有,连校园中常出现的长椅也没有。他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不禁思考许久为何有这样人为的痕迹就是没有应有的东西云云。不过随着时间...

2017-09-21

消太!

“那个笑容,真是耀眼。”
“我总是这么形容那家伙的笑容,与我相反的那个家伙。”

 
 

相泽的腋下夹着课本,脚下踩着斑驳阳光,走在林间的小道里。
除去偶尔经过此地的风声,应该可以算是安静的场所。
正好适合午睡,相泽抱着这个想法一言不发地四处打量,寻找那个合理的位置。

 

脚底的树叶破碎奏起美妙的午间催眠曲,相泽猫着背连连打起哈气缓解睡意,指尖慢悠悠地抹去眼角渗出的生理盐水。
在美好的一切照射下,越来越无力的相泽挪着步子决定走到这片林间小道中央再想办法。

 

挪挪挪,挪挪挪。
十分顺利地抵达了目的地的相泽松懈下肩膀,呼出了一口气。但他不知这个动作好似告诉了...

2017-09-18

少年(第一视角)

站在我面前的是比我矮一个头的少年。

 

我放下手中的已经阅读完的笔记本,拍了拍灰尘站直身体。

看到他的一瞬间所有记忆回归。比起如意的战斗胜利以外最夺目的是眼前人的成长。

历历在目的日常让心情格外愉快。

 

与先前的记忆不同的是改变了许许多多增加了更多我希望的结果。

真正拥有了「我做到了」的实感。

 

我将笔记本放回了棺材之上,迈开步子跨过了它,一段漫长的时光。

看到一言不发的他莫名的幸福感油然而生,眼里不自觉多了一些温柔。那种快乐我想是我在一生中最为珍贵的吧。

那一刻这么想的我被眼前的少年狠狠的踢了一脚,痛的冒出了泪花……可恶的家伙。

事先...

2017-09-08

cosplay

好安静。

 

“出门了?喂——在吗——”

少年曲起掌心放置唇边大声地呼唤同居人,但未得到应该出现的那声嫌弃回应。莫名的轻松感随着少年舒出一口气包裹他还残留睡意的身体。

顶着一头乱发的少年伸个懒腰打打哈气。

俗话说新的一天从懒觉开始。

 

就是这个道理嘛,还天天被reborn拖拉着早起,真的是…

少年叨叨叨地抱怨着男人的酷刑掀开被褥慢悠悠地挪下床,他抬肘顺势挠了挠乱翘的后脑勺。突兀的他被出现在眼前的衣柜抢去所有视野。慵懒的少年抹去眼角渗出的液体,捕捉到脑海中闪过的好主意。

他迅速来到男人不小心忘记关门的专属衣柜前,转动双眸选择性无视掉一些奇怪的服饰看来看去。...

2017-09-07

老师

Arcobaleno,小小的身影。

卷起的细鬓角像是在昭示身份一般停留在reborn两颊侧。
并不是Arcobaleno婴儿模样,而是从那命运之日起被隔离到另一边的成年人。高大的身体盘腿而坐,世界第一的杀手先生就这么曲起肘,将其搭在随性直起的膝盖之上。

那一刻开始,就是Arcobaleno的他接受自己新的样子重新生活的瞬间。
亦是接受自己将不会幸福地死去的时刻。

没人知道reborn消失到出现这一期间做了什么,或者说什么都没有做。再或者说,站在自己的面前,告诉另一边的自己未来。
只有被隔离到另一边的成年人才知道的谜底。
他把帽檐拉得更低,半张脸颊隐入阴影。

沉默着。

“真的是,这样吗。”
不一...

2017-09-06

舔舔

午后三分。
正正好好的光线撒入厨房内。

仿佛是日常,贝多芬准时出现在这里开始他的泡现磨咖啡大业。兴致勃勃的劲真是像他,或许这是他迷人的地方之一吧。

当然......开玩笑的。

咳咳。
偏执先生的注意力尽数集中在眼前的咖啡豆之上,却不妨碍他敏锐地感受到身后熟悉的气息正在包裹他。但白色蓬头卷发的男人依旧不为所动捏着镊子的指尖缓慢地移动着豆子,专注脑海中只有那个代表总数的数字在闪烁意义。

他想做什么?
不知为何突然进入聚精会神男人脑袋的想法,虽说没有打断稳重的手中行为。不过注意力被夺去几分,贝多芬先生在试图去阻止之时,一切僵直。
湿漉漉的柔软湿润舔舐敏感耳廓,以及指尖拉扯出本贴合身躯的领口。

一瞬...

2017-08-23
1 / 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