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兴趣使然的文手。

chuck(吊带袜天使)存戏


来自神父的呼唤开饭声瞬间钻入因昏昏欲睡而耷拉下的拉头耳,身体穿过一股电流般猛地起身撒开后腿啪嗒啪嗒奔向楼下,鼻尖顶着自己重要的饭盘一路带着愉快刹车于神父脚边。身后拉头尾巴不自觉开始疯狂摇动,兴奋地张开尖嘴露出自己的爱心舌狂叫。

“chuckchuck!!!”
仿佛是回应,一坨食物从天而降进饭盘。食物的气息使得舌尖的唾液分泌滴落,转身再次顶着食物反方向奔上楼上。在俩天使与电视剧间停下,咧开嘴露出幸灾乐祸的奸诈笑容。随后自顾自地无视将头部埋进食物狼吞虎咽,美味顺入口腔禁锢所有注意力。

一心进食的现状即刻被来自天使带着埋怨的攻击打断。
一击毙命。 死在食物中。

2017-08-16

无望 努力 笑容 现实

相泽消太失明了。

反射月下冷色的瞳在夜晚闪烁,如今即使是在满月也看不见那个隐约融于夜色的身影。
那是Eraser Head的个性唯一使用方式。
是相泽消太的全部。

常常挂在消太嘴边的那句话,
“一直只靠才能的话是成为不了英雄的。”
是超越过去自己的话语。

还是在那年的春天,暖阳的春风夹杂着学生们的喧闹猎过操场。

“yeahhhhh!!!”
戴着橘色墨镜的金发男生深吸一口气猛地喊叫出声,或许因为独特个性的缘故这声吼叫惊扰了不少人。四周学生们的耳膜不是很好受。等待一切恢复正常之时再次将那位噪音制造者围起。
“山田的个性好厉害!!”“泛用性真好啊,真羡慕…”
惊讶的夸奖声此起彼伏包裹上咧嘴得意一笑的山...

2017-07-20

烟鬼不抽烟

                                
温和光束照亮的房内,正在睡眠的高大男人突兀睁开双眸。
射入的晨阳还真是刺眼啊..他抱着这样的想法单手一撑连带腰腹使劲,一下子坐起了身子。
阳光中的他不适地眯了眯眼,伸出长胳膊往床头摸索到闹钟。宽大的掌心包裹住物体,指尖...

2017-07-14

「罗西南迪」与「柯拉松」



难得的寂静。

不是人为的阻隔,仅仅是夜晚的安曲。由大自然奏响的和谐之音如同寂静果实能力的屏障般笼罩城市。
路春入夏的蝉鸣吱吱作响在住所窗外,远处寥寥无几的吉原哀歌交缠上其。一并成为浓稠夜晚的特色一笔。

但这一切终究与他无关。

男人被妆品覆盖的较好唇线间燃烧的星火浓缩着小巧光亮,融于闪烁明星之中。毫不起眼却让眼前泛起光明。
修长指腹摩挲过宽大石制窗台边缘,薄色尘埃被捻起,留下一道无尘之地。红帽先生的眼底翻滚着睡意,他半敛下的视线固定于填充了细小纹路之物。逐渐的疏散焦距不免让其放空思想发起了呆,忘却白日报告之后的繁琐心事。

直到...颤颤的长烟灰坠落。
突兀的烫痛刺向僵直掌心,男人猛得震醒意...

2017-04-01

定制品

“斯摩格。”

“你有没有一种感觉....嗯..怎么说”

“被人询问了一些问题,在出生前”

“啊啊啊别走啊,这不是什么奇怪的话题!”

“咳哼,他问了.....长相?我想想”

“......好像带着黑色斑点帽身着黑色连帽衣外套,扛着一把大太刀。还有手指上的字母纹身。”

“的确很奇怪的人...一脸平静却不知为何感受到了悲哀。他问了好多问题。”

“「未来和过去想要看见哪个?」”

“什么叫这么深奥的问题让你相信不是我编的!!”

“然后啊,我回答了想要看见「过去」”

“然而我不了解他告诉我的「我的过去」”

“而且我在里面看见一个很小的身影,一个小孩有着这个询问者的影子。非常熟悉的感觉...

2017-03-17

坟墓

#IF

呼出口的浊气被瞬间凝结雾气交缠袅袅灰色升上,那片飘雪之空。洋洋洒洒撒下细盐般颗粒,坠落在服饰上化成一片融进同为洁白的披肩。

如同那天的雪天。
抖动指尖落下成簇烟灰,半敛的眸子透过薄薄刘海注视着。寒风凛冽过白茫带起一层雪色隐起身前的色彩。

被冻得发紫的指间夹着烟盒从裤袋中抽出,磕磕烟盒底细烟滑出。捏起烟蒂,烟头抵上唇间所剩的星火待燃起之时拿下。
抬步缓缓走近,一个简陋的木质十字架。

一个毫无意义的坟墓。

弯下腰身盘腿而坐,蒂身朝下插进厚实白雪。睁睁地将它的一切收入眼底。

什么附属品都没有。

阖起双目,熟悉的黑代替了死亡的白。全身的记忆好似找回了触感,隐隐作痛。垂下手臂捻灭星火,...

2017-03-17

午后时分

午好阳光撒下暖暖斑纹,驱走冬日微风带来的寒意。随之起伏的晴天娃娃仿佛发挥了作用而展开美好的笑容。
贴合窗边的小桌子是孩子的身高,小小茶杯和那熄灭在缸中的烟蒂一并被不予理会。时不时鸣啼划过半空,混合着飘落于搁置一旁的黑羽衣。

拥有干净面容的男人,他的巨大掌心一下没一下地轻拍窝身怀中孩儿的小巧背脊。被较长额发遮挡住的深红眸子温柔地注视着午睡的小家伙,卸下夸张妆容的唇边溢出随着记忆编造的催眠曲。与春风三月独特的残风交织在一起抚遍房内,静悄悄地包裹一大一小。

叮铃叮铃。

逐渐的,小孩舒适呼声代替越来越轻的粗糙歌声。哼声最终止步于唇瓣与软乎乎小脸的相触之间。毛躁男人放轻手脚小心翼翼地抽出臂膀,续而拉...

2017-03-13
1 / 2

©  | Powered by LOFTER